Monday, May 24, 2010

武当山之行(12-5-2010 至 20-5-2010)

2010年5月12日,我到湖北省的武当山走一趟。
在武当的紫霄殿,这里就是《倚天屠龙记》里写的张三丰遇到张无忌的地方。

紫霄殿的牌匾,应该出自一些典故,可惜我不懂。

永乐年间建的,历经七百多年的沧桑。

当年的道长们在这里修练什么武功?

大伙儿走向紫霄殿前的赑屃(读音:Bi Xi)。

李玄幸道长带我们这些马来西亚来的人参观紫霄殿。

大伙儿在赑屃前留影,这种生物在中国很多历史古迹都可看到,特点是象乌龟,背负着沉重的石碑。据说它是龙的第几个儿子,我倒忘了。

和李玄幸道长在紫霄殿前留影。

紫霄殿里的玄天上帝是明朝的护国战神,至今海外还有很多信徒。

紫霄殿里的父母宫,里头有个房间就是中共十大元帅之一的贺龙元帅,在国共内战时期的办公室。由于当时的住持已经算到江山即将易主,便极力保护贺龙及其部下,后来该住持下山遇害后,中共为了纪念他的功绩,便保留一个政协委员给武当山,至今仍然未变。由于有这种渊源,文革时期的红卫兵不敢上武当山破坏,因为贺龙部下誓死保卫武当山,所以这里的古迹尚保留完整,反观中国其他地方的寺庙都遭到极大破坏。

紫霄殿前的狮子。

在武当山石碑前留影。

在浓雾中前进。

朦胧中看到一座古建筑。

从庙里望向门外。

传说中的龙头香就在这里,古代的道长每天早上就要施展轻功,走出去点香。底下就是万丈深崖,若分心就会掉下去。

龙头香。浓雾中看不到究竟这里的深崖有多深,如果天气晴朗,看清楚了可能会更害怕。

底下的万丈深崖,我们“有幸”在浓雾中没看到。

玄帝殿。

古城门。

我们回到紫霄殿的会客室,原来江泽民曾经来过这里。旁为已经羽化的前武当山会长。

我们坐在领导人坐过的椅子上,感觉真不同,

武当山道教协会会长兼全国政协委员李光富道长来了,我们的宗教局主任黄家泉向他讨教。

天气转晴了,雾散了,大伙儿在紫霄殿再拍一张合照。

我在武当山宾馆发现一个新鲜的东西。

原来是自动擦鞋机,真好玩。
隔天去看武当山的博物馆,里面的文物很多,可惜不能拍照,只能在外面拍。还有一个阿婶在广场前打太极。

由于缆车没修复,上到金顶来回需要6个小时,大家都没去,我想既然都来了,就不要怕辛苦,只好一个人硬着头皮走。

路上看到一座庙。

在路上看到古神道大修记。这是近十年才修的,以前的人走更艰难的山路才能到金顶。

古神道一景。

Moon King?真不懂这地方为何起这个名字,难道有Sailor Moon?

路上看到店家。

楼上挂的都是风干的猪肉,不懂好不好吃。

这里一路上都可以见到公厕,不必担心人有三急的问题。至于卫生情况嘛就...

走到分叉路,一条是明朝古神道,1.4公里;另一条是清代古神道,1.8公里。结果我选清代的古神道,可能远路会比较好走,希望我没判断错。

朝天宫,在明代和清代的古神道分叉路上,如果我从清代古神道上金顶,从明代古神道下山,一定会经过这个地方。

看到一段没有修整的山路,很难想象古代人是怎样上山的。

武当山,还有一个玉女峰?

路上看到松鼠。

隐隐约约看到山顶的建筑了,加油!

走不了的人可以雇轿子,要一百块人民币。一路上都有很多轿夫问我要不要雇他们,实在太小看我的体力了。

走在我前面的一对夫妇。很佩服他们可以背着小孩一路爬到顶。

爬到金顶了,看到牌上的武当山鸟瞰图,果然是一个乌龟形,也就是玄武的化身。龟壳和龟头清晰可见,古代人不知怎样知道这座山就是一个乌龟形,就在这里大兴土木兴建庙宇。


城堡拱卫金顶。

从另一个角度看金顶的建筑物。

没人帮我拍照,只好在金顶附近的厕所对着镜子自拍。

傲然竖立在天地之间。

金顶附近香火鼎盛。

爬到最高处还有一段距离。

这是我的午餐。金顶上不允许煮炒,只能吃方便面。

上到这里还要买门票,20块人民币。

武当山以前叫太和山,后来玄武信仰鼎盛,太和山成了道教圣地,“非玄武不可当之”,就简称为武当。

明朝永乐皇帝在武当建的紫禁城。他在北方建长城,在北京建紫禁城,在武当这里也动用了30万军民修建金顶和紫禁城,因为这里是大明皇朝的龙脉所在。

武当紫禁城入口。

遇到一个道长愿意帮我拍照,我终于可以在金顶留影。

紫禁城的牌楼。

从金顶往下望。

渺然太和山岳。

气势万千的太和山脉。


金顶前的古钟。

金顶前的铜鹤。

有人在金顶的柱子上塞硬币,不知干啥。

向下眺望,觉得人很渺小。

这就是金顶,金碧辉煌,里面供奉的是玄天上帝,还有一个定风珠在里面,据说数百年来的狂风暴雨都吹熄不了里面的油灯,就是因为这个定风珠,至今科学家仍然无法解释这种现象。西游记里的孙悟空就曾经来这里借走这颗定风珠去对付铁扇公主。

金顶背面。

正面再看金顶。琉璃镀金,永乐下了不少本钱。

金顶还装上避雷针,不怕雷电袭击。

金顶旁的建筑物也装上避雷针。

原来我到武当之巅了,可惜只有我一人,没人帮我拍照。

我要下山了,从明朝古神道下山,虽然比较近,但是非常陡,很有挑战性。

下山之路。

下山路上看到的风景。

金顶的另一个出口。

这个是鬼门,终年不开的,我们都是从旁边的人门进来的。

屋瓦上的装饰。

看不懂屋瓦上的图案是什么。

下山路过的一间庙。

走过一段没有修整的古神道。

从明朝古神道下山,可以看到朝圣门,这在清代古神道是看不到的。

古道旁的枯树。

看到一座庙,在洞里的。

路过一间古庙。

到三天门了,这里还是国家重点保护文物。

三天门。

这里的梯级非常陡,看这位小孩还要用爬的就知道。

好长的下山路啊。有些人说下山路比上山路难走,因为下山路会磨损膝盖,难怪我的膝盖很痛。

还没走完的下山路。

有种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感觉。

路旁有间福德词,其实就是我们俗称的大伯公。

旁边的神像被劈成两半了,不知是不是文革遗留下来的伤痕。

树倒下来,挡路。

太感动了,路旁竟然有个“德政碑”,还是雍正年间立的,原来几百年前就有人知道我的大名。

下坡之后又要上坡,多久才能走完?

路旁的坟墓,墓碑上面都写着某某道长“羽化”。

真的很佩服这些修石道的民夫,那么重的石头,要费多少气力来搬动?

传说中的武当鸡。

终于回到明代古神道和清代古神道分叉路的朝天宫了,这里供奉的是玉皇大帝。

一路上还有摩崖石刻,有些空空如也,不知是不是人为的破坏?

四座塔,我不知道这些塔的来历。我只看过魔戒电影里的两座塔。

我到“仙山农家”了,简称“仙家”。

这里一路上的“标准食物”,没有多少选择。

连饮品都由几家品牌垄断,每一家卖的都一样。

还有卖中药的。

我不是行家,叫不出这些中药的名堂。

有拐杖可买,这个东西在下山时很管用,可减少膝盖疼痛,但我自恃年轻力壮没有买一枝。

还有卖剑的,倚天剑屠龙刀什么都有。

据说现在的中国农民都很富,看看他们都装太阳能就知道。

太阳就快下山了,我也快到山脚了。

乌鸦岭。

这就是前一天我到过的龙头香的地方,天气晴朗时可以把万丈深渊看得更清楚。

接近出口时,看到游客投诉受理流程图,看来搞旅游业也蛮专业的。

终于回到山脚了,我的脚酸死了。

看看手表 ,我上山时是11点,现在是5点10分,看来上金顶来回真的要6个小时。对于我这种年纪的人来说都算很耗体力,那些道长说他们可以在2小时内来回金顶,真不知道他们怎样做到的。

回到山脚下的武当山镇了。

武当山镇的公园。

武当山镇的公园里都有太极图案。

看到三丰市场。

还有三丰超市。

还有三丰茶庄。三丰看来真的是一个好品牌,祖师爷在天之灵不知会怎么想。

武当山镇晚上的夜宵。

有烧烤吃。

游玩武当山后,我们到杭州走一趟。

中国第三大房屋发展商-绿城集团派出高层陪我们逛灵隐寺。

灵隐寺的佛像看来是天竺式的,很有印度风味。

佛像也支持“一个马来西亚”。

这就是杭州著名的飞来峰,据说这个山头就是从别的地方飞过来的。

飞来峰里有一个通天洞。

人潮太多了。

灵隐寺的弥勒佛。

四大天王。刘德华、张学友。

他的姿势告诉你,不欢迎你投宿。

另一边的四大天王。黎明、郭富城。

灵隐寺之所以出名,就因为这里是济公捣蛋的地方。

当年济颠在这里留下许多故事。

小叮当的大雄就在这里。

慈航普渡。

观音菩萨。

很多中国建筑物的牌匾都会写错字,据说是故意的,是要以本身的不完美来应对神佛的完美。

心经全文。

藏经楼。武侠小说里常写到这里的扫地僧都是绝顶高手,因为他们平时无聊就在这里翻武功秘籍。

竹林。

遇到一个小孩拦路,他硬是要我拍他。

怕你啦,拍你几张照片。

在西湖边的路灯,设计都很有意思,铁丝网里包着灯丝。

我们在西湖边的茶馆喝茶。

在西湖边喝正宗龙井茶,真可谓人生一大享受。

西湖边的铜像。

传说中的西湖,我终于看到了。

西湖边上的渡口。

我们去浙江大学和历史系的学者交流。绿城集团的创办人就来自浙大历史系,里面的几位重要人物都来自这个系所。读历史的人搞起房地产很不得了,去年绿城集团就卖了500亿的房子。

和绿城的朱总在浙江大学前合影。

我们到绿城的其中一个Club House吃午餐。

绿城有自己的刊物和杂志。读历史的人,搞房地产真有一套,他们的历史思维和历史专业的训练,使到他们设计的房子都蕴含着浓浓的文化底蕴,难怪那么快崛起成为全国第三大的房屋发展商。

Club House内部设计。

会议室。

内部都是采自然光。

广告时间:绿城集团也有自己出品的红酒,味道不错。

这是另一种口味的绿城红酒。

隔天我们到距离杭州4小时车程的仙居县,看看传说中的东汉古佛寺。

这个巨大的佛字是宋代人刻上去的。

仙居县的副政协委员指着古佛寺前的石牛。

石牛上有清代的刻字。传说古代有一只牛耕田之后,要过河回家,在河中被毒龙缠住,从此就留在河中了。

远处看石牛。很难想象这里距离出海口有50公里,据说东汉时代这里可是靠海的,古代的南传佛教僧侣就在此上岸建庙。

石头禅院。如果这个地方被证实是东汉时代南传佛教的寺庙,那可是佛教史的大事。

回到杭州后,我们去西湖边的连横纪念馆参观。连横是连战的祖父,这里有很多有关台湾的文物展览。看来中共对台湾同胞搞统战真有一套,到杭州的台湾团一定要安排来这里参观。

著名艺术家朱铭的名作,像不像两个人在打太极?

连横纪念馆内都很讲究庭园设计。

我们到虎跑公园走走。据说“两只老虎”的儿歌就是从这里传出的。

弘一大师,俗名李叔同,晚年就是在虎跑公园里渡过的。

济公也在虎跑公园留下一些事迹。

这个是“梦虎”,虎跑之名由此而来。

虎跑公园里的竹林。

虎跑公园里的弘一大师舍利子塔。

一代奇人李叔同的舍利子就在这里。他自小受天主教教育,早年留学日本,是著名的文学家、戏剧创作家,还娶过日本老婆。后来却看破红尘出家,就是后来的弘一大师。

虎跑的泉水很出名,拿来泡西湖龙井就是绝配。古代的官员还要押送虎跑泉水到北京,给皇上享用。

虎跑公园的灵气很足,这里很适合修行。

西湖边的葛岭。晋朝时的葛洪就在这里炼丹,还著有《抱朴子》一书,所以这里也叫抱朴道院。

葛岭里的亭子。

葛岭里还有中共元老黄源的纪念馆。

纪念馆展览品相当丰富,这是黄源参加土八路时的装备。

黄源的档案照。

中共元老平时看的就是这些书:屠格涅夫、童话研究、外国作家研究...

还有高尔基著作、西洋社会运动史...中共党员都那么有文化,党不强才怪,比马来西亚那些小党的井底之蛙领袖强太多了。

回到西湖边吹风。

这里是情侣拍拖的好去处。

杭州西湖真是一个悠闲的好去处,也适合养老,可惜不适合成为一个国家的首都。南宋建都于此就不思进取,最后被元朝所灭。

杭州的黄金地段竟然是一个博物馆。

一个国家的软实力强不强大,就要看其如何规划博物馆。大国的博物馆都坐落在城市的黄金地段,让市民免费参观,感受城市曾经存在的辉煌。纽约、伦敦、巴黎等大城市的博物馆都在市中心的黄金地段,这才像一个大国的风范,哪里像我们这些小国寡民那么鼠目寸光,一点也不重视历史。

在杭州机场,看到这个标语很有意思:管好自己的人,看好自己的门,办好自己的事。

从杭州到桂林,我们在这里逗留多两天。我竟然在桂林看到阿甘酒家,太感动了。老板和我一定是五百年前是一家。

6 comments:

sue said...

看了你的照片和解说,看来我很难有机会去武当山尤其是那个金顶。。

Ah Kam said...

缆车11月就修好了,到时游客可坐缆车直通金顶。

fren's eye said...

看了你的照片和解说,我觉得你是黄家泉的接班人。

Ah Kam said...

翁派的人觉得我是黄派的人,蔡派的人觉得我是翁派的人,黄派的人其实不当我是自己人。

其实我什么派都不是,在马华泡久的人士也都很狭隘,自己整天在派系里兜转,自然也会用同样的眼光和角度来审视别人,以为别人跟自己一样都是进来找吃的,把事情过分简单分类,犯上肤浅和浮躁毛病而不自知。

fren's eye said...

搞错了吧,“黄家泉的接班人”完全不是泛指或喻示你是什么派系,只是想表达,你《武当山之行》的文字和照片取向,有些很“黄家泉”。就此而已。你多虑了。

不要想得太复杂;真正让人疲惫、穷于解释的,往往都不是事情本身。

紫 朝 said...

這是太極拳的大本營了,呵呵..

ps 萬幸的是紅衛兵沒破壞這..